星光幫賴銘偉父親 強佔房屋蓋宮廟?

dosiris

榮譽會員
已加入
2004/07/25
訊息
1,274
互動分數
0
點數
0
看到這新聞覺得太誇張了吧 發生在現在的台灣..... ;face12;

獨家報導/星光幫賴銘偉父親 強佔房屋蓋宮廟?

「八家將」賴銘偉演唱張雨生遺作「口是心非」。〔圖/中視提供〕
2007/11/09 15:59
引言:

五十四歲的陳碧揚,四年前遭到遭前科累累的男子賴鴻昌,佔屋蓋宮廟,又帶著兩個兒子和八家將成員,將他毆傷,被迫帶著妻小離家。幾年後,他赫然發現,當年打他的少年仔,竟然是星光二班的佼佼者賴銘偉。

這六年來,陳碧揚為了治療口腔癌、打官司討回房子,長期向親友借錢,至今已背負五十多萬元的債務。同時,又要擔心賴鴻昌發現他落腳住處,突然帶著兒子和八家將成員,再次恐嚇、毆打他,讓他身心俱疲,日日難眠。

內文:

年十月初,某個周日晚間,陳碧揚坐在友人家中聊天,無意間看到電視,正在播放著「超級星光大道」節目,不愛看唱歌節目的他,準備轉台,赫然聽到主持人介紹參賽者時,唸到「賴銘偉」三個字。

「就是他,電視上那個年輕人,五年前,他爸爸帶著他和一群八家將,拿著鐵棍與球棒,把我全家趕出祖先留下的房子,害我到現在,有家不得歸!」,一想到已經五年沒能回家,陳碧揚不禁老淚縱橫。

他猶如晴天霹靂般愣著,右手不自覺地緊緊握著遙控器,全身微微顫抖,眼眶泛著淚水,口水也不斷從罹患口腔癌的嘴角,不自主地流出。

看著賴銘偉在節目上,被主持人開玩笑逗弄的靦腆模樣,與台下一大堆喊他名字的歌迷,喚醒他在五年前某個晚上,賴銘偉分別有兩次,拿著球棒猛打他瘦弱的身子;賴當時那副稚氣未脫,卻異常凶狠的模樣,深深烙印在他腦海中。

身旁的友人見他這般模樣,搶下遙控器轉台,正準備說幾句安慰話時,陳碧揚已經站_身,緩緩走向門口,轉向門旁的一間小倉庫。

他把門拉開,鑽了進去,裡面只有一張床墊大的空間,獨自消化悲痛的情緒。

這間是他朋友幾年前讓他避難時,臨時搭建成的小空間,不知情的人從外觀看,都會以為是放工具的小倉庫,他,這一住就是四、五年。

引狼入室

民國四十四年出生的陳碧揚,從小就在桃園大溪鎮土生土長,年輕時繼承了祖產,擁有大溪鎮缺子段頂山腳一塊土地與四間房。

年輕時,他在那塊土,開了一間餐廳「半坪山土雞城」,身兼老闆與廚師。兩個兒子長大後都留在身邊幫忙,一家雖說不上富裕,倒也和樂融融。

直到民國九十年,長年吃檳榔的他,罹患了口腔癌,無法再經營餐廳,而長子那時才二十多歲出頭,沒有興趣,也沒能力接手,只好結束營業。

為了支付龐大的手術費與醫療費,陳碧揚經朋友介紹,當年七月,將其中一間房子租給賴鴻昌,期能增加收入。

原本,賴屬意由其中一個手下與陳打契約,但陳不願意接受由第三者充替人頭。

不過他認為,口腔癌應該能很快痊癒,便決定與賴口頭約定一年的租貸關係,等痊癒後,又能收回繼續開餐廳,沒想到卻是引狼入室,開始了長達六年、至今仍未結束的噩夢。

「剛開始,賴鴻昌都有按時繳交房租,平常也都相安無事,可是他知道我得口腔癌後,想說我就快死了,家裡只剩婦女小孩,拿他沒辦法,所以開始找我麻煩。」

房租只繳到當年的十一月份,賴鴻昌便不再繳交,開始拖賴房租。而陳碧揚因口腔癌必須開刀治療,經常住院,催繳房租的事情,就交給太太處理。

他表示,賴承租他原本的餐廳後,改為「星座中西複合式餐飲」,但不知何故,常在餐廳內毆打客人。更誇張的是,他都向外宣稱,是他所指使,企圖嫁禍栽贓。

民國九十一年四月十六日,陳碧揚剛從醫院治療完回到家,就看到賴與手下在毆打客人。

「他們怎麼可以亂打人?而且又是我租給他的餐廳,所以我當然看不下去,跑去阻止他們。」陳碧揚剛踏進餐廳,準備出言制止,賴就向被打的客人說,是受到陳的指使,並且馬上攆走他們。

陳碧揚還沒反應過來,賴就轉頭過來,惡狠狠地警告他,不要亂管閒事,否則就要對他不利,當時,雙方不歡而散。

兩天後,待在家裡看電視的陳碧揚,又聽到餐廳傳來打罵聲,他趕緊前去觀看,發現賴又夥同手下在毆打客人,這次,陳馬上大聲喝止,沒想到賴鴻昌一夥人竟轉而毆打他。

陳碧揚忍菬倩撉滲k痛,跑出餐廳外,卻聽到後頭追趕出來的賴喊說,「如果再讓我看到你的話,就要活活把你打死。」

陳聽到之後,根本不敢跑回家,只好一路跑到朋友家,沒想到這一走避,再也沒有回到家了。不過,家人還待在原住處裡。

記者問,賴鴻昌這樣對他,怎麼還繼續租他房子?

「沒辦法阿,當初就說好租一年,那時候是四月中被他打,就想說還剩幾個月而已,原本打算時間一到,就把餐廳收回來。」回想到那時候被賴一群人毆打時,陳碧揚還心有餘悸。

惡霸佔屋

好不容易熬到一年的租約到期,仍借住在朋友家的陳碧揚,要妻子吳秀蓮去向賴討回餐廳,但賴卻出言恐嚇,要求繼續承租,否則就要對她全家人不利,吳秀蓮只好再收下兩個月房租,摸摸鼻子走人。

「他實在是太可惡了,不但霸佔餐廳,還擅自把一樓改建成神壇,他所率領的手下與八家將,全都住那。」

「而且,從民國九十一年九月到現在,就再也沒付過任何一毛錢,現在的社會竟然還有強佔別人房子的事!」

說到這裡,陳碧揚情緒又激動了起來,「那群流氓每天就到處滋事,賴鴻昌兩個兒子,賴銘偉與賴銘鈞,都是裡頭八家將的成員。」

「平常,賴就帶著這群八家將到處暴力收債,尤其是賴銘偉的弟弟賴銘鈞,國中畢業後,就跟著他爸到處作壞事,還幫他招來一群小混混進八家將。」

同年十一月一日,因為思念家人,他偷偷潛回家中,但又怕遇到賴和他手下的威脅,身上藏著西瓜刀與兩隻大龍炮。

當他正走上二樓時,冷不防與賴鴻昌當面碰上,還來不及轉身逃走,賴就把他推下樓。

坐在樓下聊天的賴銘偉和一群八家將們,聽到斥罵聲,馬上拎著鐵棍與球棒,跑到樓梯間,將陳碧揚團團圍住,在賴鴻昌一聲令下,惡狠狠地毆打著他。

在過程中,陳拿出西瓜刀企圖自衛,揮舞中砍到賴鴻昌頭部兩刀,賴銘偉見到父親受傷,原本打人時露出的凶性,又更加狂妄,下手的力道,又更重了幾分。幾個人,當場把陳碧揚打了昏死過去。

親眼目睹一切的吳秀蓮,看到躺在地下失去意識的丈夫,驚嚇之餘,連忙通知救護車;而賴銘偉一群人,自行送賴鴻昌就醫,一場鬥毆才得以結束。

躺在病床上的陳碧揚,才剛恢復意識時,就看床邊有警察戒護,這時,他才知道自己被賴控告殺人罪,身上的傷口與瘀青,已經讓他受盡折磨,還面對事情這樣的變化,讓一個中年男子不禁在病床上哭了起來。

隔天,陳碧揚被警察帶到派出所作筆錄,下午就移送地檢署。檢察官看到賴鴻昌的兩道刀傷,十分輕微,而且也早已結痂,判斷應無殺人之意圖,改以涉嫌《傷害罪》與違反《槍砲刀械管制》兩項罪名,移送法院審理,並讓陳以五萬元交保。

經過鬥毆事件,陳碧揚終於下定決心要與賴鴻昌周旋到底,他向親友借錢,請律師告賴鴻昌侵占民宅。直到討回房子為止。

為了遠避暴力的威脅,吳秀蓮帶著家人離開原居住地,連行李都來不及整理,只帶幾件衣服,在外租屋。這下子,賴鴻昌就更順理成章地,霸佔了陳所有的土地與房子。

「法院有錢判生,沒錢判死,台灣的司法怎麼還值得人民去信賴?」陳碧揚在一審中獲得了勝訴,賴鴻昌接著提出上訴。

龐大的醫療費與一審律師費,讓早已負債累累的陳碧揚,已無力再請律師,只能獨自去面對二審。

「二審沒有錢請律師,結果打輸官司,讓賴鴻昌到現在,還持續霸佔我房子,根本沒有任何公權力能替我伸張正義。」

激動地大聲說完這句話,陳碧揚連忙拿衛生紙,擦拭口中不斷冒出的口沫,露出悲傷又不知所措的神情。

失望無助

無法藉助公權力趕走賴鴻昌的他,在民國九十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決定自己去討回祖先留給他的家園,無懼於上次遭毆打的陰影,他依舊在身上藏了一把西瓜刀,用來防身。

才剛踏進廣澤宮,陳碧揚身後已經圍了一群跳八家將的年輕人,賴鴻昌過去就是一拳,陳還不及反應,身上已經落下數個重拳,讓他下意識拿出西瓜刀,毫無章法地揮砍著。

就當陳一刀劃到賴鴻昌的手臂,在旁的賴銘偉馬上拿起身邊的椅子,重擊陳的後腦,陳又昏了過去。

醒來後,躺在醫院的陳碧揚,只是這次沒有警察在旁邊戒護,連自己怎麼到醫院都不知道。

民國九十四年十二月底,他想到,神明和祖先牌位還在賴宏昌所霸佔的屋子裡,農曆春節即將到來,為了祭拜祖先,必須將神位搬出來。

他和太太商量,吳秀蓮也認為幾年前走得匆忙,家裡還有許多貴重東西,為了避免在發生鬥毆事件,決定由她回家一趟,把神明與祖先牌位請到租屋處祭拜,順便把貴重物品打包帶走。

十二月廿七日,吳秀蓮趁著天還未亮,偷偷跑回老家,卻發現賴鴻昌將其中一間房子打掉,而且原本他們住的房子,已經賴鴻昌被搬空,小至碗盤,大至冰箱等所有陳家物品,都已經消失不見。

她連忙找轄區中興所員警,但承辦警員只是到現場拍照。稍晚,她帶土地所有權狀與失竊物品清單到派出所,準備控訴賴鴻昌隨意拆毀私人住家與偷竊物品,但員警卻以「資料不齊全」打發陳妻走。

從民國九十年七月租給賴鴻昌,到九十一年四月十八日第一次被賴鴻昌毆打,而不敢回家,足足過了六年,陳碧揚仍居住在只有一張床墊大小的木板屋,妻子與兩個兒子也分住親戚家或在外租屋。

靠著大兒子在工廠的微薄薪水,他每個月只有四千元生活費,但一個禮拜卻要去林口長庚兩次,每次要看耳鼻喉科、放射科、復建科與重建整形科,身上早已扛了五十幾萬元的債務。

最近他也才能微微張開嘴巴說話,當他向記者說完這六年的遭遇,他才透露其實嘴巴很痛。他早對公權力失望,只剩下媒體可能有辦法幫他重回老家,再躺一躺那陪伴他十幾年的木板床。

(●本文為《獨家報導》授權本報刊載,版權為《獨家報導》所有。更詳細與更多內容,可在各大超商與書局購買最新一期的《獨家報導》。)
 

yuwei

榮譽會員
已加入
2005/05/29
訊息
2,396
互動分數
0
點數
36
網站
home.anet.net.tw
太多了只看了一半...
很久沒看星光大道了~更別說二班了...

這種選秀節目本來就良莠不齊...
黑XX妹妹還不是一樣...
這種來賓在節目上唱唱跳跳~下節目後~
天曉得會做出傻麼事來...
製作單位又不可能一一身家調查...
 

kiss178309

一般般會員
已加入
2005/04/26
訊息
68
互動分數
0
點數
0
星光二班,沒什麼看頭
我認識的,很多人都這麼說的....
 

ponpon0376

進階會員
已加入
2005/01/09
訊息
417
互動分數
0
點數
0
只能說現在的演藝生態人紅是非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