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這素真的還是假的?

alexlau

榮譽會員
已加入
9/18/03
訊息
2,833
互動分數
0
點數
0
網站
造訪網站
1.
中原與嗜血族的戰爭已近尾聲,小活佛佛力灌入佛牒、古塵、傲笑紅塵三口劍中,以抗嗜血族,並從查理王遺言得知要完全消滅嗜血族必深入闍城,破壞「嗜血之心」,並將其所分泌出來的魔血、魔氣全數淨化,嗜血一族將回復成正常身。劍子仙跡、佛劍分說率領傲笑紅塵、杜一葦、四分之三、半分之間深入闍城,途中西蒙、緹摩、陰陽師攔阻,佛劍、劍子、傲笑紅塵分別對上三人,其餘人繼續深入,一番苦戰,陰陽師逃,劍子敗緹摩,佛劍與傲笑聯手斬殺西蒙。佛劍身負重傷。杜一葦等人順利破壞嗜血之心,不料引發闍城逐漸崩塌。劍子等人回程遇見正欲逃離的龍宿,不料被緹摩所咬的龍宿尚未恢復成正常人,劍子勸龍宿接受眾人幫助遭拒。
劍子:「龍宿,快醒來吧,為何你不願接受我們的幫助,淨化回復成正常人?」龍宿:「哼!好友,汝不必假慈悲,以吾現在之狀況,豈能為汝這幫正義之士所接?今日,若執意不讓吾離開,休怪吾不留情!」劍子:「為防你魔性大發繼續嗜血危害人間,劍子『古塵』定斬不赦!」龍宿:「很好,今日看是吾『紫龍』天下第一,或是汝『古塵』天下無雙。出招吧!」龍宿話語方落,手上玉扇向牆一擲,入牆三分,隨後運動真氣,紫龍劍華麗而出。劍子:「唉~無奈啊!」一聲無奈,古塵應聲而出。對敵數回,今日之劍,卻是格外的沉重。龍宿:「高手過招,一招定勝負!」「唉~」龍宿:「儒行殺義.天下歸仁!」劍子:「仙步殺道.萬物歸!」只見兩人運動元市爧C迅速殺向對方,雙劍交擊,霎時天地撼動,亂石崩雲,驚天撼地之威,加速了闍城的崩潰。劍光迸射,兩人身影逐漸消失在強光之中。而在闍城的另一方,四分之三、半分之間聯合杜一葦之意識能力,企圖阻止闍城的崩潰,突然…杜一葦:「嗯~發生何事,為何闍城崩潰的速度又增加了?」半分之間:「看來在闍城之內有人發生戰鬥,不過這股力量真是驚人,竟然能夠撼動整個闍城!」四分之三:「杜一葦,再這樣下去我們眾人都走不了,你快快離開,剩下來交由我與半分之間即可,時間不多了,快走。」杜一葦:「你說這是什麼話?要走大家一起走,吾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們被淹沒在闍城的殘骸之內。」半分之間:「嗜血族已,我們除魔人的天命已終,死,不過是為這優美的除魔樂章畫下一個完美的休止。」
四分之三:「而你們不同,你們還有中原苦境的百姓需要你們,況且我們還必須將剩餘的嗜血魔氣淨化完全,否則恐再危害人間。若當我們是戰友,就速速離開,你不是一向很好講話的嗎?」杜一葦:「唉….好吧,四分之三、半分之間,中原的歷史將為你們記下一筆,告…辭..」杜一葦施展絕頂輕氐鬙h。四分之三:「準備好了嗎?」半分之間:「早就好了,開始吧!」四分之三、半分之間:「歸於靜、歸於定、歸於寂滅,聖光昇華,渡化諸孽惡,神天魔淨!!」聖光昇華,存在在闍城內的嗜血魔氣全數被淨化,同一時分,闍城也完全崩塌。
2.
蔭屍人:「阿爸喂!大仔,你看。」秦假仙:「怎…怎會這樣,阿進去誅魔的人都還沒出來,該不會都被埋起來吧?」小蟑螂:「埋起來,哥哥。」杜一葦與傲笑來到杜一葦:「秦假仙,不要隨便唱衰別人。」秦假仙:「,我說杜老爺,你不要突然咻一下就飛到我後面來嚇人,人嚇人是會嚇死人。唉喲?阿怎麼沒看到劍子、四分之三、半分之間,他們人跑到哪裡去了?」杜一葦:「四分之三、半分之間為了讓我們安然離開,也為了要將魔氣完全淨化,兩人…捐軀了。」秦假仙:「什麼啊!唉,他們兩人真是使人佩服。」杜一葦:「對了,傲笑紅塵,為何沒見到劍子?他不是與你們同行嗎?」傲笑紅塵:「吾三人進至闍城大廳,吾對上陰陽師、劍子對上冰爵緹摩、佛劍對上城主西蒙。陰陽師趁機逃離,吾與佛劍聯手制服西蒙,劍子擊斃緹摩,離開途中,遇上要逃離的龍宿,原本打算帶他出來接受小活佛幫助還原成正常人,卻被他一口回絕,佛劍身負重傷,劍子要吾先揹佛劍出來,現在不知道狀況如何了。」杜一葦:「嗯嗯,這樣看來,龍宿與劍子一場惡鬥在所難免,不知兩人是否能安然離開闍城?」秦假仙:「放心啦,兩個超先天的人怎可能被埋起來。」杜一葦:「但願如此,但陰陽師行蹤不明,恐有後患。」傲笑紅塵:「不過,我們已經照小活佛的指示破壞了所有嗜血族生存的根源-嗜血之心,四分之三與半分之間也將闍城內僅存的魔氣完全消滅,陰陽師與龍宿應該已經恢復成正常人。無法再危害人類了。」杜一葦:「嗯…」此時重傷的佛劍竟突然醒來。佛劍:「啊~龍宿!」佛劍化光而去秦假仙:「現在是什麼情形?」天際傳來一陣聲音
「眾人請往到宮燈闈一聚。」杜一葦:「嗯~是劍子。」傲笑紅塵:「看來他們安然離開了。」杜一葦:「先到宮燈闈看看吧。」眾人往宮燈闈出發在宮燈闈中,劍子抱著負傷的龍宿劍子:「龍宿,原諒我,正義與情義,吾只能選擇一方。」龍宿:「好友,汝沒錯,錯的人是吾,但汝可知曉,你們懷疑吾為中原叛徒與葉口月人掛
勾,吾之心有多痛,龍宿一生唯有汝與佛劍兩位知音,到頭來,傷吾最重的卻是你們兩人。」劍子:「吾知曉,吾溯鵀n友。你不要再說話了,吾已經通知小活佛等人來此,讓吾先幫你緩和傷勢,等小活佛來此就能醫治你讓你復原了。」龍宿:不用了,吾一時賭氣,情願成為嗜血族獠牙,更害死了劍君、臥江子,吾現在無顏面對眾人,吾知曉汝方才那一劍未用全力,便刻意讓汝刺中吾之死穴,吾早已不想活了,吾現在只求能聽汝一句原諒..吾願足已。」劍子:「吾原諒你…莫再自責..」
佛劍來到佛劍:「龍宿!」龍宿:「喔~佛劍你也來了。我們三人又聚在一起…」
佛劍:「劍子…這是….」劍子:「唉..」佛劍:「….」龍宿:「佛劍,汝是我們三人中最不擅修辭之人,汝想說什麼吾心知矣,汝就不必再多說什麼了。」佛劍:「讓吾與劍子先為你療傷吧,現在還不晚。」龍宿:「不用了,汝比較需要吧。哈哈,舊地故人兩樣情,吾,儒門龍首.疏樓龍宿,能在死前一睹故景並與好友相,冰釋前嫌,吾已無掛礙,望來世與你們二人共論天下事 ,哈哈哈哈…華陽初上鴻門紅,疏樓更迭,龍鱗不減風采,紫金蕭、白玉琴,宮燈夜明曇華正盛,共飲逍遙一世悠然….哈哈哈哈…」劍子:「好友!」佛劍:「龍宿!」天空下起綿綿細雨,龍宿緩緩閉上雙眼,滴下一滴充滿懊悔的眼瓷A華麗無雙的儒門龍首,逐漸化成無數紫色光點升向天際,一點一滴的消散在空中,只留下黯淡失色的「紫龍」,以及滿是歉意的劍子仙跡、佛劍分說。男兒有略˙智u,只是未到傷心處,此時此景,兩人臉上已不知是雨水或是略禲K

3.
秦假仙:「這這這..怎會如此!?」「唉~吾來遲了。」小活佛偕同七相、八識由天而降.杜一葦:「是小活佛。」小活佛:「劍子….抱歉,吾來遲了一步。」劍子:沒關係,龍宿他最後還是不接受我們的幫助,就算小活佛你及時趕到,也不一定挽救的了他的性命。」小蟑螂:「怎麼會有人不想活?哥哥。」秦假仙:「小孩子閉嘴.不要胡亂講話。」杜一葦:「只怪我們太過相信那本嗜血年紀,當初我們已經揪出叛徒乃魔龍祭天,卻只因為書上所載乃是人名以龍為首的人物而懷疑龍宿,眾人對他的懷疑導致他心生不滿而甘願 成為嗜血一族來報復眾人,龍宿之死,事實上大家都有責任。」小活佛:「劍子,你現在有何打算?」劍子:「諸位,嗜血族已滅,武林之劫已解,眼前只剩葉口月人之威脅,俠刀恢復在即,武痴、邪帝千古恩怨,就由兩邊傳人來了結,九幽一死,葉口之威脅便除。武林將歸於和平,加上一頁書也將復原,吾責任已了,龍宿死,吾亦無心再管武林事,古塵將封,豁然之境亦將不存在於世上,休留、休尋。」傲笑紅塵:「這…劍子,你真要退隱?」劍子:「吾意已決。諸位,告辭。」「何須劍道爭鋒,千人指、萬人封,可問江湖鼎峰,三尺秋水塵不染,天下無雙。」劍子仙跡帶著龍宿之琴與紫龍化光而去。小活佛:「唉…佛劍,你身受重傷,隨我們回西佛國吧。」佛劍:「也好,也該是歸還佛牒的時後了。」杜一葦:「稍等一下,稍等一下,佛劍,連你也要離開?」佛劍:「梵天與佛劍皆是以殺護生,中原只需要一個佛劍,或是一個梵天,諸位,後會有期。」小活佛與佛劍等人離去,此時業途靈匆忙來到。業途靈:「大仔!大仔!我仙仔快要出關了….」秦假仙:「太好了,百世經綸一頁書重現江湖,葉口月人你們死定了!業仔途靈,快!快帶我們去見一頁書。」業途靈:「大仔,我的話還沒說完,我仙仔快要出關了,但是定禪天被人攻擊,我是出來討救兵的。」傲笑紅塵:「什麼!」傲笑紅塵迅速離開,奔往定禪天。杜一葦:「我們也快去幫!」
此時,定禪天之內,淨琉璃菩薩獨木難撐,面對眾多魔界兵卒的圍攻,菩薩心中一是掛念一頁書安危,一是驚訝為何有如此眾多的魔族士兵。正在疑惑之時,熟悉的詩號響起。「平生進退如飆風,一睨人才天下空,獨向蒼天橫冷劍,何必生吾殘英雄。」淨琉璃:「這…是傲神州!?」奇!奇!奇!一頁書即將出關,刀劍雙魔此時雙雙出現在定禪天,是何原因?眾多魔族兵馬,是魔界復興了嗎?闍城崩,嗜血族滅,消失的陰陽師以及失去蹤影的魔龍忌天,他們身在哪裡?未來又會有什麼行動?劍子仙跡、佛劍分說,兩名三教先天皆隱居世外,梵天一頁書卻又再度陷入危機之中,面對尚未解除的葉口月人之患以及未明朗的隱憂,中原正道未來的命運又會如何?
 

PILI-FAN

進階會員
已加入
11/10/03
訊息
251
互動分數
0
點數
0
一定是胡扯的!
因為有很多地方已經和目前的劇情不同了.................. |||
 

finalkk

進階會員
已加入
9/22/03
訊息
684
互動分數
0
點數
0
幻覺!
我看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ph34r:
 

drsp

進階會員
已加入
10/30/03
訊息
125
互動分數
0
點數
0
創意小說 啦
 

shl651029

進階會員
已加入
6/8/04
訊息
152
互動分數
0
點數
16
真相只有一個
但時間未到
歷史可以竄改 待改不了真相
等待吧

:sun: 分說 不分說 不由分說 :sun:
 

miko

一般般會員
已加入
4/4/04
訊息
50
互動分數
0
點數
0
這個原作者有說是自已編的啦!第二段
**************************************************************
二、 正?邪?
定禪天之內,淨琉璃菩薩獨對來意不善的刀劍雙魔,頓時陷入空前危機

淨琉璃:「你..是傲神州!?」
傲神州:「哇~想不到我這麼久沒出場還這麼出名,看來你很注意我喔~想要我的簽名嗎?」
星野殘紅:「傲神州,不要忘記我們來的目的。」
傲神州:「喔~看起來我們星仔吃醋喔~不要這樣嘛,我只是比你出名一點點,誰叫你龜這麼久。」
星野殘紅:「……」
淨琉璃:「傲神州、星野殘紅,你們今天帶兵來定禪天是為何意?」
傲神州:「沒什麼,只是想要你們中原支柱-一頁書來我們魔界泡茶聊天。」
淨琉璃心想:「看來是魔界復興後想對中原不利,今日來此無非是針對一頁書,吾絕不能讓他們得逞,必須撐到一頁書出關,否則被他們破壞了治療一頁書的『聖卐大法陣』就民咫@簣了。」
傲神州:「喂喂,你是在想什麼想這麼久,是嚇到了嗎?不要說本魔師不懂得憐香惜玉,這邊給你三條路選,第一、交出一頁書,我放你走,有生命沒勇氣
。第二、跟我打一場,有勇氣沒生命。第三、自盡在定禪天,沒生命也沒勇氣。為了你好,勸你最好是選第一條。」
淨琉璃:「有吾在此,決不會讓你們動到一頁書。」
星野殘紅:「看來人家是選第二條。」
傲神州:「星仔,歹勢,這場讓我來。」
星野殘紅:「隨你。」

淨琉璃為保一頁書,強大佛氣環繞周身,全神以待:傲神州為擒一頁書,背上邪劍緩緩拔出,霎時魔氣籠罩定禪天。
淨琉璃:「嗯…好強大的魔氣。」
傲神州:「今日就拿你來試我的新劍,注意來~『揮劍天下識』!」
淨琉璃:「佛字天鎖。」

同樣的六識劍法,卻是不同以往的威力,劍氣直破佛字,正面襲來,淨琉璃不及閃避,只好硬生生擋下一劍,血散塵埃。左手受創,淨琉璃已失了上風,傲神州把握時機,提劍快攻,劍走狠、殘,身形步法迅速絕倫,奶O更上一層樓,兩人交手數回,劍魔殺的眼紅,淨琉璃險象環生。

淨琉璃心中詫異:「傲神州奶O大增,而且狂性大發,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正當淨琉璃分心之際,劍魔魔劍已到了眼前。

傲神州:「好機會!」
淨琉璃大驚:「啊~吾命休矣!」

千鈞一髮之際,定禪天密室石門迸開,宏大掌氣襲向傲神州,同一時分,背後一道劍氣也攻向傲神州。傲神州急忙橫劍一擋,化消掌氣。背後殘神刀法急擋劍氣。

傲神州:「嗯~一頁書!」
「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啊!」
星野殘紅:「何人發劍,現身吧!」
「半涉濁流半涉清,倚箏閒吟廣陵文,寒笑默聽君子意,傲視人間笑紅塵。」
傲神州:「傲笑紅塵!」

危急時刻,一頁書出關,傲笑紅塵及時趕到。

就在定禪天被襲擊的同時,在不歸路上,也即將展開一場混戰。天魔親自率領四大魔將-殘酆、馗嶽、刑魅、嘯溟,以及眾多怪異、殘忍的魔人兵與九幽、虎王、邱霍聆葉、洺雙、褒權、稽威、葉口大軍對峙。

九幽:「潛伏多時的魔界,一復出便敢向我葉口月人約戰,膽量不差。」
天魔:「九幽,歸順魔界,吾可以饒你不死。」
九幽:「哼~汀暻犮◥獐o人,竟敢在此大放狂語,不要以為帶領幾隻名不見經傳的魔族還有魔兵就想與我們葉口大軍匹敵。」
天魔:「哈哈哈哈,你以為天魔還是昔日的天魔嗎?」
九幽:「大言不慚。」
天魔:「想經驗天魔之威,一試便知!眾人殺!」

一聲喊殺,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爆發,潛伏多時的魔界、休養多時的葉口月人,於不歸路上一爭江山!戰鼓擂鳴,戰意高漲,魔界新面孔-殘酆、馗嶽、刑魅、嘯溟分別對上虎王、洺雙、褒權、稽威竟是五五之勢!另一邊,魔界霸主一挑葉口女皇,兩人戰的更是難分難捨。

天魔:「獨霸天下!」
九幽:「邪指破天!」

天魔匯氣於掌,九幽聚陰於指,衝擊的瞬間,爆發出一股強悍氣勁,天魔與九幽雙雙震退數步。天魔魔布D戰邪帝絕學,竟毫不遜色,旗鼓相當!

九幽心驚:「為什麼天魔汀曋|恢復到這種程度..甚至更勝以往」

邱霍聆葉在中軍一方面調度葉口大軍對抗怪異的魔人兵,一方面觀察眾人戰況。

邱霍聆葉:「嗯~想不到魔界竟然還有如此高手。看來洺雙眾人無法在短時間內取勝,這場戰役勝利與否,端看天魔與幽皇誰勝誰敗。」
「你先關心你的生命吧!」
邱霍聆葉:「你!魔龍祭天!!」
「啊!『殛量之刃』」

邱霍聆葉措手不及,一刀斷首。

「啊~」

一聲慘叫,九幽、洺雙眾人大驚。

褒權:「輔權!」
九幽:「嗯~有人偷襲中軍!不妙!」
天魔:「你先照顧你自己吧!喝!」
九幽:「天魔你…可惡!」

九幽欲回本陣顧全陣勢,無奈天魔阻擋。隨後魔龍忌天運用意識之能擾亂葉口月人之陣,魔人兵一鼓作氣衝散葉口陣勢,頓時局勢一面倒向魔界。

洺雙:「這樣下去不行,褒權,你等護住幽皇撤退,吾與虎王留下斷後。」
稽威:「我們四執守情同手足,要留下大家一起留下,況且我們又不是必敗無疑。」
洺雙:「情義雖是可貴,大局卻不能不顧,在撐下去只是徒增傷亡,快走!」
褒權:「洺雙….吾會在玄空島等你!」
稽威:「保…保重。」
洺雙:「吾會回來。放心吧!」

褒權、稽威打散一條血路,與兩隊人馬護住九幽撤往玄空島,虎王、洺雙擋住天魔眾人。

洺雙:「洺雙在此,絕不再讓你們往前踏進一步!」
虎王:「吼!!」

洺雙、虎王大聲一喝,氣勢可比張翼德長阪退曹軍,四魔將一時不敢妄動,魔人兵竟不敢往前一步。

天魔:「好氣魄,久聞葉口月人執首洺雙大名,吾一生最欽佩像你這般的豪傑,吾賛你三掌,三掌過後,你如果還能站著,吾就退兵;若你倒下,今日吾便踏平玄空島!」

洺雙心知對上天魔等人毫無勝算,便答應三掌之約。

洺雙:「領教!」
天魔:「注意來,啊~~」

洺雙雙手一擋,硬生生接下第一掌。

天魔:「奶狺ㄝt,第二掌,呔~~」

第二掌,掌力排山倒海而來,洺雙見來勢洶洶,急提內元,擋下第二掌。但虎口已緩緩流下鮮血。

洺雙心想:「第二掌已經逼我運出全身奶O抵擋,但願我能撐住…」
天魔:「第三掌,洺雙,玄空島的命運全繫在你一人身上,你撐的住嗎?」
洺雙:「我說過,我絕不會再讓你們向前一步!來吧!」
天魔:「哈哈哈,接招吧!『離元爆』!!」

洺雙豁盡全力,但仍被強悍威力震出,虎王見狀,縱身一躍抱住洺雙。

洺雙:「無礙…不用擔心,我還能站起來…」

洺雙再度站起,魔界眾人暗暗心驚。

天魔:「好!執首之威果然名不虛傳,吾依照約定,帶兵離開,請。」

天魔帶領四魔將與眾魔兵離開。不久,洺雙突然倒落塵埃…虎王背起洺雙直奔玄空島。

在定禪天之內,一頁書、傲神州,傲笑紅塵、星野殘紅,兩方對峙,劍拔弩張。

傲神州:「一頁書,你果真復原了嗎?」
一頁書:「一試便知。」
傲神州:「爽快,重新出發的劍魔不同以往,一頁書,你小心啦。『一劍傲天嶽』啊~~」
一頁書:「一氣動山河~~」

劍與掌,交擊瞬間,塵沙飛揚,強悍的衝擊波使整個定禪天搖晃不已。

一頁書:「傲神州,你又再度入魔了嗎?」
傲神州:「和尚,魔就是魔,無所謂入不入魔。既然你已復原,我們哥倆再繼續待在這裡也沒意思,星仔,我們走。」
一頁書:「嗯~」

刀劍雙魔帶著魔族士兵離去。不久杜一葦與秦假仙眾人趕到。

杜一葦:「秦假仙,都是你們,跑這麼慢,還叫我不能跑太快以免你們發生什麼事?我猜我一定錯過了一場好戲。」
小蟑螂:「跑真慢,哥哥。」
秦假仙:「小~蟑~螂~~你還敢說,若不是你一直吵著要找廁所,也不會花到那麼多時間,雖便找個地方上就好了,反正蟑螂也沒那一根”槍”,你是在怕人看什麼?」
蔭屍人:「就是咩,沒見過你這麼愛乾淨的蟑螂。」
業途靈:「仙仔阿~你終於復原了~」
一頁書:「嗯~眾人這段時間辛苦了。」
秦假仙:「嗚~嗚~」
杜一葦:「秦假仙,你現在是在哭什麼?人家一頁書才剛剛出關,你就哭,你是在哭火大的喔?」
秦假仙:「我只是看到一頁書復元,整棵好好站在這,我就想到素還真….嗚 …」
杜一葦:「唉…都已經過那麼久了,不要再哭了。對了,一頁書,方才到底是發生何事?」
一頁書:「吾也不清楚。吾方才出關便遇到劍魔攻擊。」
淨琉璃:「我來說吧。」

淨流璃對眾人說明事情經過。

杜一葦:「原來如此。」
秦假仙:「奇了?為什麼這個劍魔會突然帶人要來抓一頁書?以前還跟我們稱兄道弟,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傲笑紅塵:「方才我趕到時,對上星野殘紅,吾發覺到刀魔雙眼泛紅,但雙眼有神又不似被人控制。」
一頁書:「吾也察覺到傲神州眼神不對,而且方才來的不只刀劍雙魔,還有數名魔族士兵。」
杜一葦:「難道魔界復興了?」
一頁書:「應是如此。」
傲笑紅塵:「魔界復興,便想擒一頁書,看來是想對中原圖謀不軌。」
蔭屍人:「阿爸喂,屁屁外星人都還沒解決又多一個魔界,天阿~為何你對中原百姓如此殘忍阿~~」
秦假仙:「啊喳~~」

秦假仙一棍將蔭屍人打飛

小蟑螂:「飛真遠,看不到了,哥哥。」
業途靈:「大仔,你真狠。」
秦假仙:「狠?我這樣已經算很仁慈了,自以為自己是什麼人,講那種話聽了就想吐?」
一頁書:「看來這段時間武林局勢大不如前,看來眾人甚為疲累,先暫且在此休息。秦假仙,勞你將這段時間的事情全部告知吾。」
秦假仙:「No problem~」

眾人進入定禪天休息。此時在玄空島上,虎王背著洺雙回到到基地。

褒權:「洺雙!!」
九幽:「這是怎麼一回事?」

虎王將事情經過告知九幽,褒權即刻運氣幫洺雙抑制傷勢。

稽威大怒:「可惡的天魔,我絕對不放過他。」

洺雙此時卻醒了過來。

洺雙:「不可衝動..稽威…」
褒權:「洺雙,你暫且不要說話,否則傷勢會持續惡化。」
洺雙:「褒權…不用再浪費力氣了,我的傷勢我自己明白…稽威..天魔的武奶ㄓU於幽皇..不可硬碰…」
九幽:「洺雙,你撐住,吾立刻派人請來大夫為你醫治。」
洺雙:「幽皇……洺雙再也不能跟隨幽皇左右..自征討苦境以來..吾已累了…請原諒洺雙的自私…讓洺雙好好休息吧」
九幽:「吾答應你….」
洺雙:「感謝幽皇…還有..魔界復興…其勢正盛..不可強攖其鋒…切記…但願我在天上能見幽皇一統苦境…褒權….稽威…洺雙這輩子有你們這幾個兄弟…是我今生最大的福氣…但願..來世..能夠再與你們共為幽皇效力…蘇..蘇揚..我來找你了…呃~~」

九幽、褒權、稽威:「洺雙!!」

四執首之首-洺雙,曾經叱早毓釭磁y雙,終也歸於塵土。褒權與稽威兩人已泣不成聲。九幽,身為一方之主的他,不能夠在部署面前輕易掉瓷A但他的心,卻比誰都來的痛,他再度失去了一名大將,他不明白,為什麼統一苦境之日竟是如此的遙遠,這條路竟是如此的艱辛。

在東南沿海某個漁村中。

老李:「呼~今天的收穫真差,沒抓到幾隻魚,喂,老王,你收穫怎樣?老王?」
老王:「你…你看。」
老李:「你是在看什麼看的這麼入神,這…這是什麼??」

只見海上數艘巨大戰船浩浩蕩蕩而來。旗海飄揚,棋上書著「真田」二字。
定禪天內,一頁書正與眾人議事,突然,屈世途匆忙來到。

秦假仙:「喲~屈世仔,很久不見了。」
一頁書:「屈世途,看你如此匆忙,何事呢?」
屈世途:「大事不好了,武林各大門派皆被魔族一夕之間全部攻下,連雲塵盫也被圍攻,續緣開了一條路要我來通知眾人,現在雲塵盫只剩他一人,拜託你們快去幫助他,不然素還真要斷後了啊!!」
一頁書:「什麼!!」

一頁書化光而去。

傲笑紅塵:「可惡的魔界!吾決不原諒你們的罪行!」
秦假仙:「罵人的話先省起來,救人要緊啦!」

眾人急奔雲塵盫。

刺激刺激刺激!中原戰火不斷,魔界復興欲對中原不利,葉口月人亦不敵魔界之威,邱霍聆葉、洺雙雙雙亡故,葉口月人實力銳減,九幽要如何領導葉口月人一統中原?
魔龍忌天現身不歸路之戰,他為何要殺邱霍聆葉,他投靠了魔界了嗎?
一頁書復出,面對魔界的大規模征討,過去曾為盟友的天魔,一頁書要如何應對?
魔界作風一改往常,動作頻頻,是何原因讓天魔等人有如此大的轉變,天魔的汀擗S是如何復原?
中原、葉口月人、魔界,三方之間的征戰方要展開,海上戰旗飛揚,東瀛竟在此時帶兵來到中原,是助中原或是滅中原?正道勢微,群俠是否能逆轉劣勢平定狼煙?